当前位置: 返回首页 >>新闻内容
10-549寝室:“f4”的青春向阳而行
[ 作者:谭璇月 来源:哈工大(威海)新闻网 浏览:2561 录入时间:2018年5月10日 ]

刘杰、那明烨、马强、吕思才,理学院数学系学生,10-549寝室室友。四年来共获得各类奖励证书过百张,奖学金58000元,献血量3400毫升,血小板3治疗量,3人光荣入党。在这个春日里,马强接到美国哥伦比亚大学、杜克大学、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、英国帝国理工学院、多伦多大学等多个高校的offer,那明烨拿到了英国帝国理工学院,曼彻斯特大学、爱丁堡大学、华威大学的通行证,刘杰保送到哈工大本部机械专业直攻博士,吕思才保研到哈工大(威海)信息安全专业继续深造。因为他们,10-549寝室满载荣耀。

       

 

春日阳光灿烂,校园林荫路旁高大的法桐俊秀挺拔,日渐茂密的叶子在高处交织缠绕,形成一条新绿的隧道。隧道口的光亮处,四个笑容明朗的小伙子并肩走来,璀璨的骄阳跃动在他们的眼角眉梢。

“我们是10-549寝室的‘f4’。”年龄最小的吕思才一笑就露出两颗小虎牙。“不是偶像剧里的‘F4’花美男,是拼音‘f’打头的‘f4’新青年。四个小伙子赋予了“f4”全新的意义—“奋”斗拼搏、“放”宽眼界、“奉”献自我、“负”担责任,这也成为10-549的青春信条。

记者在他们热情的指引下走进宿舍,这里整洁清爽,打破了我对男生寝室的固有印象。床铺上方的天花板上贴着一张世界地图,上面醒目地标志着全球著名的高等学府。四张书桌的书架上全部整齐地摆满书籍,角落里一个简易的三层书架上放着摆不下的书。桌角下有卷起的瑜伽垫和几个小型健身器具,一把柚色木吉他安静地斜倚在桌腿边,仿佛独自吟唱一首美好的青春民谣。向阳而行的路上,“f4”用四年的欢笑与汗水,谱写下这民谣中闪亮的音符。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

“奋”斗拼搏—前进有力度

“我们这四年从来没‘红过脸儿’,一点小矛盾都没有过。每天一个教室自习,一张桌子吃饭,非常和谐融洽,这就是缘分吧。” 寝室最年长的‘老大’刘杰说。在他看来,10-549就是一列“高速列车”,拉着所有人向前飞跑。火车头是马强和那明烨,一个是学习和组织学生活动的“大拿”,一个是各类竞赛和体育运动的“达人”。

作为寝室的“金字招牌”,马强不仅成绩出色,而且在班级和学生组织中“身兼多职”,担任班长、预备党员培训班小班班长、校史讲解团部长等等,十佳大学生、哈工大优秀团员、山东省优秀学生、春晖创新成果奖等各种奖项拿到“手软”。每拿一次奖,他就请寝室的人一起出去吃顿饭。“有一段时间几乎每周出去吃一次饭,”马强说,“我喜欢跟室友分享,他们也真心为我感到高兴”。室友是马强最牢固的“后援团”,组织活动的时候需要人手,他们第一时间赶来“增援”,参加各种评优时要鼓劲,观众席上的三个“糙汉子”绝对是全场最给力的“啦啦队”。

除了马强,10-549的其他人也都在学生组织中担任职务,而且做得非常出色。活泼好动的吕思才是班级组织委员,刘杰担任数学系办公室学习部长和寝室长,这位亲切憨厚的“胖子”四年来乐呵呵地包揽了所有的垃圾处理工作。那明烨是班级体育委员,也是学校建模协会的会长,在兴趣的指引下,他从高中开始就参加各种比赛,大学时更是一发不可收,在国赛、美赛中屡获佳绩,还带着室友们一起参赛拿奖。

“树立明确的目标最重要”,那明烨说,“知道自己想做什么,还要知道怎样才能做成。”他告诉我们,大一伊始,辅导员就把亲自制定的《大学路线图》发到每个人手中,“这个真的帮助很大,把自己的理想与路线图定标对位,大学的路就能走得很清晰。”

“大学走什么样的路,跟谁一起走,都很重要”,吕思才说。刚上大学时他根本没想过能顺利保研,但被室友每天“强迫”拉去一起自习之后,成绩开始稳步上升。他少有地露出一脸认真说:“能住在10-549,我肯定是被命运眷顾的人。”

 

    “放”宽眼界——思想有深度

“我们寝室的‘卧谈会’就像一场小型的新闻联播,”马强说,“国家大事、国际风云,无所不谈。十九大的相关知识您随便问我,保证对答如流。”

马强的自信是有底气的,10-549目前有三个党员,马强与那明烨分别担任学生党支部组织委员和支部书记,经常进行理论学习。而吕思才因为入学时不够年龄无法递交入党申请,延误了入党时间,目前也在积极争取中。最近一段时间10-549“卧谈会”的讨论热点,是习近平在北大讲话时给青年的寄语。

“习近平寄语青年,要忠于祖国忠于人民,要立鸿鹄志做奋斗者、要求真学问练真本领、要知行合一做实干家,我们对照了一下,发现我们的‘f4’信条与国家的希望紧密联系。那明烨不无自豪地说。

“卧谈会”上,大家也会坦诚地谈理想,谈未来。马强的理想是学习国外顶尖的计算机技术,回国踏踏实实做科研,为国效力。为了打好基础,他高考第一志愿就选择了偏冷门的数学。在未来的发展方向上,他和父亲“拧”了整整两年。

“学数学的出路其实是很广的,我爸劝我做金融,考精算师,他觉得我的专业成绩那么好,就应该从事一个‘好’的行业。我明白他的心情,但是物质生活不是我追求的目标。”

马强说,中国要建设网络强国,需要实打实搞科研的计算机人才。“近期中兴停牌的事情对我触动特别大,核心技术必须得掌握在自己手里。我们这一代,应该梦想远大点,不能老想着找个好工作。”

面对自己的选择与父亲的期待,马强笑说“我爸劝了我这么久,我也劝了他这么久,他已经开始理解我了。”

同样即将赴海外留学的还有那明烨。天花板上的世界地图就是他大一时贴上去的,“早晨一睁眼就看得到,我喜欢在梦想中醒来。”那明烨说自己“比较理想化”,从小就立志当一名科学家,偶像是霍金。为了有一天能与偶像“谈论星空宇宙”,那明烨的留学目标锁定在英国,“虽然偶像已逝,但科学是能跨越时空的语言,我可以通过另一种方式和大师对话。”对于未来打算,那明烨也很明确,“我一定会回国,因为这里是我的家。”

家境一般,从小看着父母日夜操劳的刘杰说“我的理想称不上远大,更准确地说是一种强烈的愿望吧,我想好好做工作、好好孝顺父母、有能力帮助身边需要帮助的人。”

在编程方面展示出良好天赋的吕思才说,“我的理想是用技术为人们的生活带来便利,再就是活得阳光,给别人带来更多快乐。”

 

             “奉”献自我—心中有温度

与上百张奖励证书相比,四个小伙子最珍视的是厚厚一沓鲜红的献血证。“我们四个第一次献血是大一那年的35日,那天是雷锋日,我记得很清楚。”那明烨说。那天他和刘杰外出经过市政府附近,路边停靠着献血车,两个人商量了一下,决定去“奉献青春的热血”。

“我其实很怕打针,”体格魁梧的刘杰说,“真是硬着头皮上的。针头扎进去的时候,我紧张得不行,感觉眼前都一片黑。不过当时害怕,献完之后心里却特别轻松,帮助别人真的能让人快乐。”献血之后,刘杰回校讲起这段经历,马强和吕思才坐不住了,两个人雷厉风行,马上出门搭公交车去献血。

“我的体重刚够献血标准,非常幸运。”四个人里最消瘦的马强是“针头药罐里泡大的”,刚出生的时候因为身体弱,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,儿时三天两头跑医院,打针吃药是家常便饭。“我当年能生存下来已经是奇迹,因为在病床上挣扎过,所以对别人的痛苦更加感同身受,更想活得有价值,多为别人做些事。”

大学期间,马强先后献了五次血,还专门去血站献了三次血小板。两个针头在两只胳膊上来回循环,献一次大概半小时。不过这些经历,他一直瞒着父母。为了能在献血的时候身体达标,马强对自己的运动、饮食要求都很严格,“我刚上大学的时候110斤,现在已经130多斤了,献血对我反倒是一个督促。以后我也会一直献下去。”

除了献血,10-549的的四个小伙子还经常会一起去做志愿服务。每年他们都是迎新志愿者、运动会志愿者、雷锋日志愿者,在校庆等大型活动中做志愿服务。社区服务中也经常出现他们的身影,几个人还一起加入了学校“三点半乐园”,接送三点半放学的小学生们,为他们做免费家教。“做志愿服务的‘报酬’是无价的,比如孩子们最开心的笑脸。”

 

负”担责任—生活有态度

“负责”是“f4”的生活态度,先对自己的身体和人生负责,才能对家庭和社会负责。在10-549,“网瘾”是一个遥远的传说。大学前三年,寝室的人除了学习,几乎不碰电脑。运动、阅读、音乐构成了他们生活中的重要元素。

被称为寝室“肌肉担当”的那明烨是运动达人,他为人豪爽,热爱骑行、登山和游泳。在青藏高原、祁连山脉、甘肃的戈壁滩里都有他骑行的身影。他经常组织室友们一起骑行或远足,在美丽的群山与海边留下青春的足迹。

吕思才的慢跑、散打、引体向上都是上大学后练出来的。刘杰的体重和力量在球场上发挥出了显著优势,在冲撞中他总是最后的赢家。当他一身汗水奔跑在球场上时,是一个“最幸福的胖子。”最励志的当属入学时体能最差的马强,从高中一千米五分三十秒跑进四分钟,从跳远一米八跃向两米三,运动一点点带给他可以承载理想的好体魄。

10-549的集体活动有一个雷打不动的规则,那就是“一个也不能少”。去年十一,家住山东泰安的那明烨邀请大家去自己的老家爬泰山,半夜开始登山,凌晨两三点时刘杰的体力有些吃不消了。“他们三个就都返回来,在漆黑的夜里陪着我一步一步向上走。那种无声的陪伴,让人又安心又感动。”

日出之前,四个人终于站在了山顶,俯瞰山下云雾缭绕,日出红透万里,祖国山河秀丽多娇。“我们就这样站了很久,谁都没有说话,心里非常震撼。很幸运那一刻,我们在一起。”

四年相聚,分别的日子越来越近了。学校的一草一木,都牵动着他们的心。马强拿出了8000元国家奖学金支持学校建设,在校园里捐了一棵樱花树,现在这棵树已经成为“10-549的树”。“f4永远是一个整体,一道前行,不诉离殇。”

走在校园路上,四个人总会绕道去看看那棵茁壮成长的树。“当初还是棵小树苗,现在长得比我们高了一大截,樱花开的时候,花瓣落的时候,都特别漂亮。毕业后她也会牵挂着我们,我们也还要回来看她。”

说起樱花树,说起校园,谈起即将离别的小伙伴,马强的声音变得柔和起来。他拿起吉他轻轻拨弄,阳光在弦上舞动,流淌出那首好听的《命中注定》 :“萍水相逢,我们还很陌生,你说人和人,有一种缘份,很像晚风……你让我相信,有命中注定……地球几亿几千万个人,我特别想你,人的一生中,际遇常常有,并非每段,都有感动……”

·谭璇月·




文章发布员:谭璇月